立即注册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乐云表生活网

搜索
快乐云表新闻爆料热线:13457048344 南国早报热线:0771-5690127
查看: 1216|回复: 0

[云表历史] 曾经的云表圩--

[复制链接]

590

主题

596

帖子

212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126
发表于 2016-11-20 16:36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我所居住的地方叫云表圩,相传这地名起源五里的云表村,古时由陆川陆屋人在五里云表村造圩,由于新造的圩镇离五里旧圩太近,故一直不怎热闹,后来圩头决定择地而迁.古人成村立社讲究风水,要尽量藏风聚气择水而居,所以陆屋人士就来到了现在的云表(旧时不叫云表)经一番考察发现这地方有一江江水九曲十三弯,其中有一曲大湾绕过一块微拱的地盘,很付合风水学的玉带环身绵秀前程状,是片能使子孙后代升官发财六畜兴旺的好风水好地方(所以每界领导在云表任职的都只升不降)逐决定引龙成圩于此。初时般迁到此就叫"桥庆圩"取桥迁喜庆之意(现在的后生仔都不知这一历史这点要记住)后来五里一带到桥庆圩都称呼为去云表新圩....后来就慢慢的沿用云表新圩这一称呼.现简称云表圩(牛过云表了就了/云表历代恶人/功夫头光棍头/名人名事下帖详解)




119400046ea88309cd7e[1].jpg

       云表约1637年成圩埠至今,大约有三百几年历使,云表也是横县到贵港必经咽喉之要地,云表处在横贵两地的中间(南到横县40公里北上贵港40公里)...所以云表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心争之地.古时云表就驻有朝庭的训象君既是骑着大象的部队,现代的七十年代驻炮兵部队既中国人民解放军五三O二七部队七十八分队(即41军123师炮兵团三营营部)也就是对越战争打出塔山英雄团的称呼就出云表炮连,由此可见云表地理位置的重要性!  ..以至于后来贵港撒县建市的时侯就力争将云表划为已有,以云表江划水为界,云表江大江以北为其管辖范围...云表之所以成圩镇,缘于其北通柳州至北海的209国道和东至贵港的必经路口,便利的交通条件至现在的圩镇市场几经规划,居商住行井然有序,但我始终怀念曾经的云表旧圩市场,那车水马龙,熙熙嚷嚷的情形沥沥在目,烙印深深。


  •             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云表圩,可比现在热闹多了. 尽管当时的汽车经过公路还满天黄土飞尘,但这并不影响地摊火红的生意。供销圩上有俩排大榕树,那可是镇圩之宝,用一个大城市的话来说,那个小地方就是市中心了。
          大榕树这小片地方有时是媒人带小伙子与姑娘相亲的接头点,百货大楼就在旁边不过我印象最深的是这个地方时而有演出,江湖术师表演出色的硬气功,胸部碎大石块,推其包治百病的神药,还有耍猴玩魔术开赌局的,围着观看是不分男女老幼的。榕树东行20米,是个卖鼠药的,那些年风雨不改,小摊老板是横县陶圩人氏,自称陶圩人打懒死在横州街卖老鼠药108天,他那一幅自画的鼠辈闹春图栩栩如生,让路人啧啧直笑,这名陶圩人打懒死老板有种习惯总是往双手吐点口水,然后定定发型,老板一分钟是要甩很多次头发的,唉,也难怪七十年初末还没出啫喱水,也没有摩丝,更没有漂柔,要真有这些现代化产品他也许会说“用漂柔更自信”了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当然云表还有很多路边摊,更有庄稼人鲜见的雪条和冰水,那是很诱人的,全圩电冰机器看来也没多少台。通常花上一毛两可以喝几杯清谅有颜色的冰水。那个年代好象还没有发明柳州螺狮粉,云表人最擅长做的是鸭肉扣肉粉,那点黑嘛嘛的卤汁在师傅用油瓶旋转那么几下,那味道那感觉,让你觉得趁圩赶集就是冲着这碗粉而来的。而现在流行“三品王”、“花溪王”、桂林米粉等历史就比我们云表的鸭肉扣肉粉历史短多了。象样的酒家是没有的,开的都是粉摊,其实当时群众还是很穷的,吃得起一碗粉已算不错了。
              往东走,有个百货公司,是后生仔最常去的地方,因为那里有漂亮的鞋子和布料,七八十年代青年人打蓝球蔚然成风,只有那里才可以买到正野的球鞋。伪劣的球鞋多在外边摆地摊的。公司对面有不少补鞋当,补鞋师傅可是十几年如一日坚守岗位,庄稼人与补鞋匠过着缝缝补补一年又一年.春复一秋又一秋。补鞋当旁边还一个很出名的补锅师傅绰号补锅仁(云表街人士蒙姓)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因为全乡就他一人在做这个活儿。可后来新产的锅都烧不坏了,这一下手艺成了黄昏职业了。修单车摊也在附近开得蔓延,当年值钱的玩意就“凤凰”了,接陪送嫁姑娘的专用车。成衣行与鞋行参差不齐,附近会有些不定摊做些不定点的生意,有些摆上些圈圈,给路人圈玩具,还有汽枪打气球的。

    (这座古老的建筑是黄世荣府院,云表最古老的代表建筑之一现还幸存)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附近而又遥远的深山有个叫“上陈”地方,当时云街人都普遍很穷,揭不开锅吃不上饭时就去上陈砍些柴和寻找野果吃,上陈人也都好客和认老同,特送点借点米比云表街人,  肉行有时也会出售些不知名病死的猪肉给群众吃,没钱买鲜肉的就只能买这些熟猪肉了,农产品还是以蔬菜为主,当然是没有海鲜了,本地的草鱼都是有,趁圩赶集上了年纪的人是为了采购些日用品,如煤油啊食用油等等,因为那时居住村里的人普通没有接上电。青年人趁圩有些只为泡个妞,不过泡妞得看村与村之间是否和睦,要不然泡错妞,一场群架是少不了的,所以那年头,年轻人得习武,因为打架的时候派得上用场。(导至于变成现在云表人好打狠打出名) 几乎时不时会在圩上碰上些打架的,通常会有人唆使他人叫上辆手扶拖拉机叫上五百个兄弟壮壮场。..不过现在改变成流行的说法是(不管你人际关系有多硬,请你好好和云表人说话。云表人一般不惹事,一旦惹了,那就不叫事,叫新闻…)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铁打酒的小摊是经常易人的,牛皮吹得老高,通常拿个活鸡把脚折断,涂药后鸡马上恢复正常可以走路,阿婆阿公怎么可以放过这些好药呢,风湿病患了一辈子了,这下可有救了······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曾经的云表圩,留下了太多的回忆了,而如今以没有以前的热闹味道,尽管有人说,再穷也不要回到过去,也许是对的,社会往前发展潮流是势不可挡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时常有这样的童真和梦境,也许只是想要那份心境而已。




    这就是当年的云表市中心.两排大树都砍了......


    供销社办工室当年很多人曾在前面的码头谈恋爱和泡妞





写的不错?用行动支持下作者吧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