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快乐云表生活网

搜索
快乐云表新闻爆料热线:13457048344 南国早报热线:0771-5690127
查看: 205|回复: 0

[社会] 东莞女工现状: 从“工厂妹”到“按摩女"! 希望大家耐心看完!

[复制链接]

604

主题

610

帖子

219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198
发表于 2019-12-31 09:3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今天说得是,
两个在东莞打拼的女孩!
我相信“厂妹”和“按摩女”我们都不会陌生!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
张敏是1983年出生的,“按我这个年龄,做我们这行已经很少了。”从厂妹转行,工资要比以前多,但牺牲和改变也比以前大。工作中偶然也会遇到开心的事,碰上聊得来的客人就会很放松“有次我从技师房里毫无顾忌地穿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走进按摩房时,客人眼睛瞪得大大的,我笑得很开心。他说,见惯了穿高跟鞋进来的技师,突然遇到这样的打扮被震住了。”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2009年8月初,根据全国性的打击整治网络淫秽色情专项行动部署,东莞展开声势浩大扫黄行动。严打期间,上至酒店桑拿,下至小店按摩,往日热闹喧嚣的景象不复存在。发廊女、按摩女、乃至桑拿女被警方带走的镜头,不时可见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张敏和陈蓉的生活开始波澜起伏。
风暴中她打“游击战”
东莞的扫黄风暴,让刚站稳脚跟的张敏差点栽了个跟头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张敏仍然选择坚持,收入虽然没有刚开始的多,可还是比在工厂上班强。每天见到的灯光,总是比阳光多很多。慢慢的,她适应了夜的生活,凌晨2点下班后,约上几个技师姐妹到酒吧里泡到天色微白,再回到宿舍倒头一直睡到下午。
“没办法,下班后身体和精神都很亢奋,回去睡不着。”张敏似乎忘记了,自己在工厂打工时,夜里加班结束后回到宿舍床上,很容易一倒头就睡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就在陈蓉转型不久,全市范围的扫黄风暴给了她一重锤,间歇性不定时间的停业和“扫荡”,把酒店的客户都吓跑了。“如果不是遇到扫黄,或许我的日子会好过一点。一听到有检查,就要停业放假,一放假就一个星期。”她说,每天都是时刻准备着,一旦收到解除禁令,就立即电话通知自己的客户。
因为陈蓉所在的酒店刚开业,所有的客户都要业务主任重新培养。业务主任除了通过朋友介绍客户,还要自己去派传单,开发新的客户。在一次马路上派传单过程中,陈蓉竟然将露骨的传单派到巡逻的警察手里,最后因派发涉黄传单被带回派出所关了一个晚上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打工的时候,张敏对女工涉足桑拿业耳闻目睹过,也曾非常排斥过。后来自己进入这个行业后,也得知身边的技师,确实有不少是从厂里打工,半路出道的,原因各异,有因感情受挫折,有因家庭困难,有因自暴自弃的。
5年时间里,张敏一直在同一家电子厂打工,最后当上拉长,管着线上的10多名员工。“但还是感觉很累,钱没赚到,生活也很乏味,重要的是,我把人生当中最美好的5年时间都给了同一家工厂。”张敏想到了另谋出路。但仅有初中学历的自己,除了在电子厂的工作经验,再无其他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没跟家里人打招呼,到了中山才发现是让她去酒店坐台陪酒。陈蓉当时死活都不肯,但又无力反抗凶神恶煞的那帮人,前提就是只陪喝酒,什么也不做,每天赚回来的小费全部要交回。因为陈蓉长得比较漂亮,一些出手阔绰的客人会多给一百消费。“我就多给的那部分藏起来,准备作为以后逃跑的路费。”在一个炎热的中午,她怀揣着平时藏下来的400元小费偷偷逃了出去。结束了中山三个月的噩梦后,陈蓉回到老家后应聘成为商场卖化妆品的工作人员,这次她在湖北呆了3年多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“当时感觉还是过的挺幸福的,他经常会接我下班,回到家里也很照顾我。”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,陈蓉发现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好上了,她毅然选择了离开。
离开那个男人后,陈蓉辗转到大朗一酒店做起了桑拿技师,一做就是两年。节俭的她除了买衣服的开支外,其他的钱都存了起来。做桑拿一年多后,她的银行卡里有了十几万存款。“他后来又找到我,希望跟我重新复合。”在男友的强势攻击下,陈蓉最后决定再他给机会,于是将之前存下来的钱都拿出来给他投资做生意,最后却亏得一塌糊涂。更让她彻底绝望的是,陈蓉发现男友一直还跟以前那个女的保持联系。“其实,以前有好几个老板叫我不要做桑拿,会给一笔钱包养我。但我都没有答应,我不在乎钱,只是想拥有一个普通女人该有的东西。”
青春的尽头是什么?
作为成承载希望她们的东莞,工厂以及流水线上的记忆,并没有给两人留下很多留恋。反倒是这份打工经历,让他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得到更多的成长和思考。
不会回工厂不知未来路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5分钟后,她挂断电话,轻舒了一口。“你妈妈知道你做这份工作吗?”,面对记者的提问,张敏愣了一下,然后提高了声音,“我疯了啊?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家里人知道,”她说,几乎所有从事这个行业的女孩子,都没跟家里人透露过这样的事情,“都是说在厂里上班,我也是跟我妈说在工厂上班,只是今年换了个厂而已。”
“那你还想回工厂工作吗?”
“不想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太累了”
“难道还继续做这行(推拿)?”
“不知道,也许会换工作,到商场里卖东西啊什么之类的……”
做业务这种没有底薪、只靠订房拿提成的工作,陈蓉一做就是半年。因为扫黄,加上自己又是新手,刚开始连伙食费都赚不到。以前一起上班的姐妹见她那么辛苦又赚不到钱,都力劝她重新做回桑拿技师。但陈蓉这次是铁了心不再回头。“虽然没有以前赚得多,但我觉得更踏实,我相信只要我坚持,业绩慢慢会好起来的。”在陈蓉上班的酒店,半年来,因为经营一直上不去,公司的老总换了几个,只有她一直坚持不走。尽管赚不了钱,甚至要贴钱,她说,自己依然很喜欢这份新工作,因为觉得这是她重生的机会。

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不过对于从事桑拿行业的看法,接受调查者几乎一边倒表示否定意见。其中认为“伤风败俗”和“难以接受”的分别占24%和37%,但认为“无奈,可以理解”也占了29%。仅有7.5%的人认为“没所谓”或“很正常”。
在接受调查者中,超9成人在乎自己的名声,认为“没所谓”的仅占6.5%。本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即使是从事桑拿行业的女工,她们仍然在乎自己的“名声”,回家后会刻意隐瞒自己的职业,在物质上满足和改善现实生活的过程中,社会普遍的道德标准仍是他们在乎的因素。

写的不错?用行动支持下作者吧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